何迪堂挺而走险 献良策化险为夷

返回 相似 举报
何迪堂挺而走险 献良策化险为夷_第1页
第1页 / 共6页
何迪堂挺而走险 献良策化险为夷_第2页
第2页 / 共6页
何迪堂挺而走险 献良策化险为夷_第3页
第3页 / 共6页
何迪堂挺而走险 献良策化险为夷_第4页
第4页 / 共6页
何迪堂挺而走险 献良策化险为夷_第5页
第5页 / 共6页
何迪堂挺而走险 献良策化险为夷_第6页
第6页 / 共6页
亲,该文档总共6页,全部预览完了,如果喜欢就下载吧!
资源描述:
招。唯有何迪堂在茶馆听说上述招示之后,当众拍着胸膛表示县知府招幕能人,都不敢去我敢去。当即接下招令士前往川东鄂西边境处培石镇去迎接闫军。告示贴出数日,绅士民商望而生畏,飞手摇头,拂袖而去,不敢接告示,随守榜哨兵到知县衙门去面见知县长官,自告奋勇,献出“一保三不拢”的良策,誓为知府和全县人民排忧解难。县知府官吏见何氏敢于冒险执事,就满口答应按照何迪堂所献“一保三不拢”的良策,委派他为全权代表持着县知府盖有大印的信件,扛着“欢迎闫司令”的大旗,带着乐队,敲锣打鼓,放起鞭炮前往培石去迎接闫“之中,贴出告示,把闫军即将进犯的矛盾交给老百姓,以招幕社会贤能,助其平息兵犯,求众人献计献策,并招勇司令”入驻巫山县城。当欢迎队伍行至巨培石镇一里之外的上阳溪,何迪堂为试探闫军态度,即差员放起了鞭炮,闫军哨兵闻听“炮响”声即鸣枪示警,探听虚实。何当即扛着欢迎大旗,敲锣打鼓向闫军喊话我们是来欢迎闫“司令”进驻巫山的响导,请带我们面见闫“司令”。闫军哨兵和前来上阳溪察探的下级军官见来人身着便衣,赤手空拳,无一兵一卒,便将何要求面见“司令”的请求秉告闫“司令”后。闫见来势与他在湖北房、竹、姊、兴要将闫军“司令部”设于巫山县城,云云。巫山县知府大小官吏闻风伤胆、惊恐万状、束手无策,在万般焦急等县截然不同,内心感到我自败退逃到鄂西,沿途不给给养还派兵阻杀,力图剿灭。唯到巫山边境,县知事官还派人扛着欢迎大旗,放起鞭炮,敲锣打鼓,欢迎我闫某进驻,很感意外。当即派巫溪籍参谋长刘汉光出面将来使何迪堂接到军营见闫“司令”。何进见之后,向闫“司令”递交了县知府盖有大印的信件,并口头向闫表示欢打头阵,进占巫山县城,大肆劫掠民财,幸放言闫“司令”已从湖北房、竹、兴山等县,取道巴东逆长江而上,迎闫“司令”进驻巫山,只要求“司令”所属“官兵”不抢掠民财,不奸污妇女,不拉丁抽夫。做到这三条后,“县知府保证提供军饷”。闫当即向何迪堂表示我闫某所带官兵,只要有饷银供给,保我有吃有穿并能发财,我又何乐而不为呢。双方面谈投机,十分融洽。达成协议之后,随何氏导路来到巫山县城驻扎。险迎闫“司令”进驻巫山后,军政双方都心有余悸,内心互为堤防;闫“司令”为防驻地强人暗散,故只让参谋长代行司令之职,进。正当知府官吏面对乱世焦头乱额之时,1928年初自称川鄂边防司令的北洋军阀败将闫礼威,派所属幸春廷部驻设于高塘观处的司令部,自己却驻何氏宇所,成天与何迪堂形影不离。闫“司令”看中何迪堂性情直爽、有胆识、敢担代、重情义,值得交往。提出要收何氏大公子为干儿子,随即赠送三十条枪作为打发干儿子的见面礼。何即召集家人和兄弟伙向闫“司令”表示我们有缘千里来相会,“司令”光临寒舍,何某以全家同兄弟伙的性命担保,保证你的安全,绝无任何人敢来袭扰。县知府也暗中防犯闫军不守诺言,而伤及民众。便将计就计,以何氏到严重破坏。当年县政官吏被兵匪连年进犯吓破了胆;迂有兵犯来临时,有的弃官逃跑,有的束手无策,叫苦连天独胆勇敢迎接闫“司令”和持有三十条枪为前提,任命何迪堂为县团炼局长,力图以勇治乱,钳制闫军扰犯民众。何迪堂奉命于危急之时,受任于危难之中。安顿好闫“司令”之后,为筹集大额军队给养,又向县知府官吏献策军饷不能按人口均滩,增加百姓负担,要靠征税来保证。税源不能只靠境内,要面向境外,于是提出“吃大不止,巫山履遭云、贵、川、桂、湘、鄂各路军阀占领;兵匪连祸、骚扰肆虐、横征暴剑、鱼肉乡民,生产生活遭不吃小,吃远不吃近”的原则。建议征税要抓大头;长江每天过往轮船近十艘,木船百多条,都由重庆方向各个码头将天府之国的粮、棉、油;烟、酒、糖运往宜、沙、武汉等地,水运商贸市场非常繁营,经营上述商务的都是商业巨头,比巫山境内商户又多又大,纳得起税赋的富豪甚多。县知府应请闫“司令”派兵在大溪至培石长达90公里的长江两岸各个码头设岗哨关卡,保护过往轮、木船不遭沿途匪劫的安全,同时在县城上游入城口的红石樑和龙北洋军阀吴佩乎所属败将闫礼威兵患的事迹简述于后。19261928年期间,全国各地军阀割剧,混战王头两岸设置税务站,由政府派税务官员,专门向过往船舶收取 “出口过江税”,以这项新增税收来保证财政和军饷所需的来源,足之够矣。县知府按照何迪堂所提建议与军方商定实施后,效果很好。每年所获关税收入颇多,保证了所需军饷的来源,又改变了财政紧张的被动局面,极大地减轻了本地商人和人民负担,解除了知府大人大好事、大善事。深受全县人民爱戴和留念。现将他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后期,毛绪自荐、挺而走险、施展妙招平息的后顾之忧。在实行征集轮、木船“过江税”的过程中,为确保征税缴纳合理,税收如数归库,不被经办人员贪污短缴。何迪堂还以团练局的名义,指派隔房家第何兴顺(前志)当河差监督员,带领一帮监督人员负责监督过往船舶和税务人员,严格按照相关法律办事,既做到了过往船舶合理缴纳,一税不漏,又保证了所收税款全额入库而不漏锅,公事公办,廉洁奉公。闫“司令属部需要的军饷得到了及时提供,县知府再也不筹财源。军政双方1928年军阀混战期间,为平息巽兵(北洋军阀残部)劫难巫山,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做了一件可歌可泣的都认为何迪堂施展的良策是一条妙计,军队、政府和民众一致称赞何氏助政得力,援军有功,为人民减负有方,所献良策招术高超,实为国家栋梁,人才难得。县内商界大小商户一致举荐何为商会会长,万县行署官员及其驻军头目杨森也很欣赏何迪堂磨合军政,军民之间关系的才干,亲自来巡视之后,赠送何氏长枪一百条,支持其发展壮大,并与巫山联姻,娶县城张家大小姐为三房姨太太,进一步为各方搭上了军政、军民好友相处的桥梁。何迪堂”和经营水果为生。他是一个爱国爱民、热心公益的市民,又是一位足智多谋、胆识非凡的能人。曾在1926实力扩大之后,并不像过去军阀只顾收取民财,而是运用手中权力和条件,组织发展生产,开发商贸,兴办社会福利,救济贫民百姓。例如他用扩大种植花生、油菜、芝麻的方法取代农民种植鸦片;运用贸易手段组织发动商业大户将巫山的桐木油、菜油、麻油及其水果运销宜、沙、武汉和重庆销售;运用收取违法商户和不停止种植鸦片的农光),1891年出身于巫山县城东井沟,后移居城西大码头,最终在火神庙建房落定。以开栈房挂牌“镇泰旅馆民的罚金修筑县城东、西二井,让人民吃上清洁卫生的泉水,还兴办了卫生院和救济院,以扶持救助贫民百姓等等。深受民众好评。笔者自上世纪1951年参加革命至95年退休,四十多年,走遍全县向何迪堂先生的同龄人问讯何氏的为人,没有听到一个人说他半句坏话,只因为他英年早逝而感到憾惜,念念不忘。闫“司令”在驻巫山时节,也深受何氏启发,与巫山商界、政界名流广交朋友,互为尊重,友好相处,为巫山维持治安,清除匪犯起何迪堂挺而走险 献良策化险为夷忆何迪堂老先生生前化军阀干戈为玉帛的趣事何迪堂(字前到一定作用。并与杨森接上关系,还任用苏竹勋等一批巫山能人,担任奉节、巫溪两县教育部门的领导职务。后向国民政府表示负义,被国军收编为正规军队后调离巫山。 整理人贤侄 何 业 成二O一五年六月于重庆大学城金科廊桥水乡 6
展开阅读全文

最新标签

电脑版 |技术文库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6048919号-1 | 粤公网安备 44060602000677号